上海律师法律服务网
网站首页 最新动态 律师介绍 联系我们
   本站公告
代理香港公司胜诉4月8日收到判决书
业主拒交物业费的8中情况!
中欧所钱明先生莅临本所讲授D股及欧元债业务
关于调整工商登记前置审批事项目录的通知
2018年5月1日起限制严重失信人坐火车!
31部门联合惩戒婚姻登记失信当事人!
上海高院:将积极做好金融法院筹建工作!
   文章搜索
   联系方式
上海孟令军律师网
手 机:13764312779
联系人:孟令军律师
网 址:menglingjunlawyer.com
地 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浦东南路528号上海证券大厦北塔2301室
邮箱:ljy8476@163.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您的位置:首页>>鎴夸骇绾犵悍
加工模具纠纷一审二审重审案例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menglingjun 发布时间:2018-03-23 阅读:152
 
孟令军律师代理加工合同纠纷案例
 
案情简介:
 
本诉:原被告双方于2012年7月2日签订《委托加工协议》,约定被告为原告加工大方盒、小方盒、带方盒手柄、不带方盒手柄、大平板精加工(丝印)、大平板粗加工(丝印)、臂盖、释放按钮、显示器适配器、底座等。合同签订后,被告未按照合同约定的交货时间履行交货义务,后虽经原告多次催促交货,被告自今仍未履行交货义务,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为了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维护国家的法律尊严:
1、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逾期交货违约金人民币359,097.30元整(以订单总金额人民币398,997.00元为基数,逾期一天按订单总金额5‰,自2012年9月26日起暂计至2013年3月25日,以后至实际交货之日止);
2、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继续按照《委托加工协议》约定履行交货义务;
3、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承担本案案件受理费、财产保全费等诉讼费用。
 
反诉:被告反诉称,原告在订单生产期间,未依合同及订单约定而将全部模具拉回,造成被告损失,且不退还被告以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请求赔偿损失人民币197020元,并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本律师一审本诉代理意见:
一、被告未按约定履行交货义务。
根据《委托加工协议》第三章A条、C条及(2012070030、2012070031)号《订购单》约定,被告向原告交付货物的最迟时间为2012年9月10日、2012年9月25日,被告至今未向原告交付货物,已构成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
二、被告应向原告支付逾期交货违约金。
根据《委托加工协议》第二章A条、第三章A条、《报价单》、《订购单》(编号分别为:2012070030、2012070031)、《上海某某塑料模具制品有限公司订购单总金额计算明细表》的约定,被告应向原告交付货物的总金额为人民币398,997.00元,逾期1天按订单金额5‰扣款,自交货期满的第二日即2012年9月26日起暂计至2013年3月25日,被告应向原告支付逾期交货违约金人民币359,097.30元。同时,被告自2013年3月26日至实际交货之日止逾期交货违约金亦应支付给原告。
三、模具的移交与返还未给被告正常的加工行为造成不利影响。
根据《委托加工协议》第十章及原告《送货单》(编号为:2246、2005、2212)、被告《出库单》(日期为:2012年9月27日,共计4张)、《订购单》(编号分别为:2012070030、2012070031)的约定,原告分别于2012年6月13日、6月19日、8月17日将加工模具移交给了被告,被告于2012年9月27日将加工模具返还给原告。原被告《委托加工协议》的签订日期为2012年7月2日,原告向被告下订单的日期为2012年7月18日,被告向原告交货的最后期限为2012年9月25日。由此,清楚地表明原告向被告移交模具和被告将模具返还给原告的时间完全合理,没有影响到被告的正常加工行为。
原告向被告移交模具的具体情况:
(一)第一批移交模具情况
1、模具移交时间:2012年6月13日
2、原告模具发货人:石明莉
3、被告模具签收人:张文华
4、模具名称及数量:(1)A432模具   1付
                  (2)A431模具   1付
                  (3)A431镶针   6根
(二)第二批移交模具情况
1、模具移交时间:2012年6月19日
2、原告模具发货人:石明莉
3、被告模具签收人:张文华
4、模具名称及数量:(1)A430模具   1付
                  (2)A434模具   1付
                  (3)A435模具   1付
                  (4)A436模具   1付
                  (5)A437模具   1付
                  (6)A430镶针   14根
(三)第三批移交模具情况
1、模具移交时间:2012年8月17日
2、原告模具发货人:石明莉
3、被告模具签收人:张文华
4、模具名称及数量:(1)A430模具   1套
                  (2)A435模具   1套
被告向原告返还模具的情况:
1、模具返还时间:2012年9月27日
2、被告核准人:陈……
3、原告模具领取人:盛世勇
4、模具名称及数量:1、释放按钮   1套
                   2、大平板     1套
                   3、大浅盖     1套
                   4、弧盖       1套
                   5、带盒支架   1套
                   6、不带盒支架 1套
                   7、大小方盒   1套
                   8、大扶手支架 1套
                   9、小扶手支架 1套
                   10、臂盖      1套
四、原告已将检测加工成品的检具与样件移交给被告,未影响被告交付货物。
    原告按照行业惯例,于2012年9月14日,将检测加工成品的检具和样件移交给被告,作为被告向原告交付货物时的检验依据和标准,应该说原告已善意地履行了应尽的义务,无不当之处。
五、原被告双方均未以书面形式通知对方对生产工艺、材料、设计、零件进行变更,被告不存在因此而延期交货的理由。
根据《委托加工协议》第一章的约定,任何对生产工艺、材料、设计的修改、零件的变动,均须以书面形式事先通知另一方。在该协议的履行过程中,原告、被告均未以书面形式通知对方修改或变动生产工艺、材料、设计或零件,不存在因此耽误被告交货的原因。
六、被告应继续履行交货义务
根据《委托加工协议》第七章约定以及原告于2012年10月10日、2013年3月1日向被告发送的挂号信(邮件编号分别为XA34280233231、XA23156444431),原被告双方委托加工协议至2013年7月1日止,原告至今未收到被告交付的货物,被告应按照约定继续履行交货义务。
 
本律师一审反诉代理意见:
一、    被告未按照《委托加工协议》及《采购订单》的约定履行交货义务,已经构成违约。
原、被告双方于2012年7月2日签订的《委托加工协议》的有效期为自2012年7月2日起至2013年7月1日止,双方并未解除该协议,目前仍然有效。依据该协议第三章交货时间与地点的约定,《采购订单》为本协议的一部分,被告如对订单有任何异议,应于三天内提出,无异议则应该按照《采购订单》的要求及时交货。《采购订单》约定的交货期限为2012年8月20日,被告并未对此提出任何异议,反而将其作为诉讼证据提交法庭,足以证明该《采购订单》约定的交货期限对被告是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因此,被告至今未向原告履行交货义务,显然已经构成违约。
二、    原告于2012年9月27日将加工模具拉回完全符合《委托加工协议》及《采购订单》的约定。
根据《委托加工协议》第十章关于模具的保管与移模的规定,如乙方(即被告)发生多次不能按《采购订单》要求的交期交付,甲方(即原告)有权将模具移走寻找其他有能力的厂家生产,乙方不得有异议。而《采购订单》约定的交货期限为2012年8月20日,被告并未按照约定的交货期限向原告交货。依据《委托加工协议》及《采购订单》的约定,原告于2012年9月27日将加工模具拉回是完全正当合理的。
三、    原告不负有赔偿被告任何损失的义务
根据《委托加工协议》第二章价格及付款的约定,乙方(即被告)在送货同时开具发票给甲方(即原告),甲方收到发票60天后付款并到账。然而,原告却向被告提出先预付人民币10万元,解决其前期资金不足问题,最后支付货款时一并结算,被告考虑到原告的要求,为了能够按时收到货物,便以支票形式向原告付款人民币10万元,原告开具了发票。然而,原告却至今未能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交货义务,被告为此向客户赔付了大笔资金,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原告非但不积极履行交货义务,尽力减轻被告的损失,反而恶人先告状,要求被告赔付其开具发票损失,显然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被告坚决不能接受其无理要求,同时,被告将保留进一步追究其合同违约责任。
综上所述,被告未向原告交货,已经违反了《委托加工协议》及《采购订单》的约定,被告已经全面、善意地履行了合同义务,不存在任何过错,不负有赔偿原告任何损失的义务,故恳请法庭依法驳回原告全部诉请。
 
一审裁判结果:
1、  原告赔偿被告损失人民币52000元。
2、  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3、  本案诉讼费、保全费均由原告承担。
 
本律师二审代理意见:
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应当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
1、判决上诉人赔偿被上诉人税金损失人民币17,000.00元存在错误。
首先,原审法院就该项诉讼请求,已经以(2013)昆千商初字第XXXX号案受理了被上诉人提起的诉讼,案由也是加工合同纠纷,并于2013年2月27日通知上诉人应诉,向上诉人送达了起诉状、应诉通知书、证据材料、举证须知、空白答辩状、授权委托书、传票、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等,并由代理审判员李家好于2013年3月26日9时30分,在昆山市人民法院千灯人民法庭1号庭适用简易程序独任公开开庭审理,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均出庭参加了诉讼。然而,直到今天,该案件都没有结案。相反,被上诉人却再次在上诉人提起的(2013)昆千商初字第XXXX号加工合同纠纷中,对该同一诉讼请求于2013年5月12日提起了反诉,于2014年2月18日判决上诉人赔偿被上诉人税金损失人民币17,000.00元。很显然,被上诉人的同一诉讼请求,在同一家法院,以同一诉讼理由,以两个案号分别立案,由同一主审法官在两个案件中对被上诉人的同一诉讼请求进行审理,并且后立案的案件已经作出判决,而先立案的案件却至今不予结案,原审法院已经违反了法律有关规定,有违一事不再理的原则,应予纠正。
其次、根据被上诉人于2012年8月29日开具给上诉人的19450754号江苏省增值税专用发票记载,被上诉人开给上诉人的发票金额为人民币96,106.00元,抵扣税金为人民币13,964.12元,加上被上诉人之前多开3894元应抵扣的税金人民币565.79元(3894÷1.17×0.17=565.79),针对被上诉人的该张发票,上诉人实际抵扣了税金人民币14,529.91元,而不是原判决所认定的抵扣税金人民币17,000.00元。
由此可以断定,原审判决上诉人赔偿被上诉人税金损失人民币17,000.00元,无论在程序上,还是在事实认定方面都是错误的。
2、原审判决对“模具”相关问题认识错误
首先,上诉人提供给被上诉人的“模具”不存在任何质量问题。
(1)加工模具本来就是由被上诉人指定的厂家生产的,假使有问题,被上诉人理应在交接时提出,或者在交接后的合理时间内提出。原审中,并无证据证明被上诉人就加工模具向上诉人提出过质量异议。
(2)上诉人向被上诉人移交模具的时间分别是2012年6月13日、6月19日、8月17日,而被上诉人却于2012年8月14日私自委托昆山某某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使用800吨的铝压铸机对模具生产,2012年8月15日至2012年9月18日委托制造大平板模具的上海腾进金属模具厂返修,2012年9月19日因模具厂未将油缸固定于良好位置导致油缸松动而发生严重漏油,后又自行委托将该模具加底板与烧焊加固于2012年9月27日运回安排生产。被上诉人的上诉行为并未与上诉人协商,上诉人根本不知情。合同中已明确约定“因模具本身或上诉人原因需乙方对模具修缮,应经双方协商后方可进行修缮。被上诉人如要修改模具也必须提前通知上诉人,经上诉人工程确认后才可改模”。上诉人的做法显然与合同约定不符。同时,被上诉人提供的入库单载明2012年9月27日昆山某某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收到大平板模具1付,入库时间明显与被上诉人的前述说法相矛盾。且昆山某某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只是一普通生产企业,并不具备鉴定资质,其提供的的情况说明也没有签字或盖章,被上诉人以此证明大平板模具存在质量问题缺乏法律依据。另外,被上诉人也承认了因上海腾进金属模具厂返修时未将油缸固定于良好位置导致油缸松动而发生严重漏油,后又自行委托将该模具加底板与烧焊加固,由此,可以看出被上诉人完全无视上诉人的存在,为所欲为。因此,不论被上诉人如何狡辩,都难以掩盖事实真相,难以自圆其说,只不过是因为无法向上诉人按期交货寻找借口,上诉人提供给被上诉人的模具并不存在任何质量问题。
其次,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于2012年9月27日将“模具”拉回视为解除了合同,并导致了被上诉人无法继续生产是极其错误的
缺乏对机加行业工艺流程的了解是导致原判对该事实错误认定的根源所在。纵所周知,加工一件机械产品要经过压铸→打磨→机加工→抛光→喷漆等几道工序,而上诉人提供的加工模具只适用于第一道工序压铸,该道工序完成,加工模具就可以由上诉人拉回,后面的打磨、机加工、抛光、喷漆等均与模具无关。况且,在原审法院组织的现场勘验笔录中,双方均确认被上诉人已经基本上为上诉人完成了订单产品的素材加工,部分产品完成了最后一道喷漆工艺,还有大部分产品没有进行喷漆。既如此,原审判决为什么还要罔顾事实粗暴地认定上诉人于2012年9月27日将“模具”拉回视为解除了合同呢?又怎么会认定上诉人拉走模具是导致了被上诉人无法继续履行合同的原因呢?正如被上诉人在原审中辩解模具有质量问题是导致其无法继续履行合同一样,都是借口。但遗憾的是,原审判决却作出了错误的认定。
3、原审判决将上诉人“补单大平板检具3件”错误认定为“补单大平板模具3件”
2012年9月14日,上诉人补单:“大平板检具”共3件,并在下方标注“总共一套,但签过三次单据”,被上诉人由黄某某签名确认,上诉人由卢欢签名确认。该“大平板检具”的作用在于对成品进行检测,上诉人交付时间正当时。而原审判决却将上诉人“补单大平板检具3件”错误认定为“补单大平板模具3件”,是何其草率,其导致的后果是,直到2012年9月14日,上诉人还在向被上诉人补充提供大平板模具,如此,恰恰呼应了被上诉人声称的上诉人原提供的大平板模具有质量问题,导致其无法履行合同的说法,由此,可以看出原审判决何其不公,严重地损害了上诉人合法权益。
4、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在2012年9月14日才将样件交付被上诉人,应该视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双方就交货时间重新进行了约定”是错误的
2012年9月14日,上诉人向被上诉人移交样件情况如下:
A、【(1)大平板精加工1PCS(出货产品);(2)手柄组合件1套(出货产品)】原始颜色样品。
B、【(1)释放按钮:1PCS;(2)臂盖:1PCS;(3)底座:1PCS;(4)显示器适配器:1PCS】沙纹漆样品。
C、【臂盖:1PCS】原始状态。
首先、要明确被上诉人加工产品是依据产品加工图纸,而不是依据“样件”,“样件”是对被上诉人加工喷漆完成的成品进行检验的,如符合样件,则可以向上诉人交货。
其次、关于2012070030第一笔订购单约定交货日期为2012年9月10日,只是上诉人的小批量订货,实际上上诉人也预先将有关样件交给了被上诉人,出于信任,当时并未要求被上诉人签收,后来发现被上诉人无法在2012年9月10日交付第一笔订单货物,样件也找不到了。上诉人为了稳妥起见,以确保2012年9月27日交货的2012070031第二笔大批货物订购单不出现第一笔样件丢失的事件,才在2012年9月14日再次向被上诉人移交样件及大平板检具时,由双方签署签收单。
再者、原审判决仅认为“第一笔订单约定的交货时间为2012年9月10日,上诉人2012年9月14日向被上诉人交样件应视为就交货时间重新进行了约定”,那么,2012年9月27日交货的2012070031第二笔大批货物订购单交货日期也因此被视为就交货时间重新进行了约定吗?真是莫名其妙,原审判决凭什么粗暴地认定第二笔订单的交货日期被视为重新约定?
5、原审判决认可被上诉人提供的会议记录(复印件)证据的证明效力,并以此确认“第一张订单的交货日期变更为2012年9月27日,第二张订单交货日期变更为2012年10月20日”是违法的。
(1)原审中,被上诉人所举的证据“某某五金制造(昆山)有限公司紫硕大平板系列会议记录”仅提供了复印件,庭审中,上诉人认为作为使用被上诉人自己名头某某五金制造(昆山)有限公司的会议纪要,如果真实存在,理应提供原件进行核对,而被上诉人却拒不提供该证据原件核对,因此,上诉人根据证据规则的规定,在质证时明确指出,被上诉人提供的书面证据复印件,因拒不提供原件进行核对,故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原审法院为什么要违反法律规定,将没有与原件核对无误的书面证据复印件作为定案根据?凭什么认定该书面证据复印件上有上诉人法定代表人的签字能够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原审法院难道能够排除该书面证据复印件存在被拼接、篡改、伪造的合理怀疑吗?
(2)即使不考虑被上诉人提供的该书面证据复印件是否真实,原审判决为什么将该书面证据复印件上写明的“第一张订单9月21日交货”写成“第一张订单的交货时间变更为2012年9月27日”?难道是为了与原审判决所认定的“本案中原告于2012年9月27日将相关模具从被告处拉走并将预付款取回的行为,表明其单方解除与被告之间的承揽合同”相互照应吗?即便如此,被上诉人不也是未在2012年9月27日交付第I张定单的货物吗?上诉人不禁要问,原审法院为何如此胡乱断案?为什么对上诉人如此不公?
6、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将预付款取回的行为,表明其单方解除与被告之间的承揽合同”更是无稽之谈。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委托加工协议》明确约定“B付款条件:供方必须在每月25日之前将本月所发产品的发票送至上海某某塑料模具制品有限公司。财务收到发票60天后付款并到账(现汇、支票或银行承兑汇票等方式支付)。C货款支付:乙方在送货同时开具发票给甲方,甲方应严格按照约定的付款期限支付货款给乙方”。而单号为2012070030的订购单中手写“此订单与2012070031订单一起,紫硕予付10万元货款(支票),2012年10月10日到账”。现将上述两项相对照,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1)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委托加工协议》并没有“预付款”的约定;
(2)原审判决将“紫硕予付10万元货款(支票)”错误地认定为“紫硕预付10万元货款(支票)”,将“予”字等同于“预”,“予”就是给予的意思,而“预”在合同中如标注为“预付款”,则具有合同成立的条件之意,一字之差,谬之千里。
(3)双方在订单中补充“此订单与2012070031订单一起,紫硕予付10万元货款(支票)2012年10月10日到账”并未改变合同中的付款约定。况且合同中原约定“供方必须在每月25日之前将本月所发产品的发票送至上海某某塑料模具制品有限公司。财务收到发票60天后付款并到账”,上诉人应被上诉人要求,提前至2012年10月10日先给付被上诉人部分货款已解决被上诉人资金紧张问题,会有何不妥呢?原审判决认定是“预付款”根据是什么?
(4)原本约定被上诉人的最后交货日期为2012年9月25日,直到2012年9月27日被上诉人也未向上诉人交付任何货物,该行为直接导致了上诉人对德国客户的违约。为此,上诉人的法定代表人亲赴德国向客户赔礼道歉,并赔付了巨额的违约金。请问,在此种情况下,上诉人还不能将支票取回吗?还不允许上诉人将模具拉回寻找其他企业继续加工,以尽量减少损失吗?
二、原审法院违反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正确判决,应裁定撤销原判,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
1、原审判决严重超审限。
原审判决中清楚地写明本案于2013年4月22日立案,2014年2月13日的传票通知上诉人于2014年2月18日9时30分宣判,2014年2月27日上诉人收到判决书。因此,本案不符合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一审审理期限的规定,存在严重超审限问题。
2、2013年3月29日,上诉人向昆山市人民法院某某法庭起诉被上诉人,并于当日按照该法庭要求缴纳了财产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431元,同日提出了财产保全申请,并缴纳了保全措施申请费,2013年5月2日收到了传票、廉政监督卡、保全告知书、民事裁定书,程序上存在以下问题:
(1)未收到受理案件通知书。上诉人不清楚自己的案件是否立案,何时立案,以及相应的诉讼权利义务。
(2)2013年4月22日立案不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三条 人民法院应当保障当事人依照法律规定享有的起诉权利。对符合本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起诉,必须受理。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七日内立案,并通知当事人;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七日内作出裁定书,不予受理;原告对裁定不服的,可以提起上诉。”由此,本案在2013年3月29日受理,2013年4月22日立案违反法律规定。
(3)2013年5月2日裁定财产保全不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 人民法院对于可能因当事人一方的行为或者其他原因,使判决难以执行或者造成当事人其他损害的案件,根据对方当事人的申请,可以裁定对其财产进行保全、责令其作出一定行为或者禁止其作出一定行为;当事人没有提出申请的,人民法院在必要时也可以裁定采取保全措施。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可以责令申请人提供担保,申请人不提供担保的,裁定驳回申请。人民法院接受申请后,对情况紧急的,必须在四十八小时内作出裁定;裁定采取保全措施的,应当立即开始执行。”本案中,上诉人在2013年3月29日起诉的同时即提出了财产保全申请,直到2013年5月2日才裁定财产保全,时间跨度在一个多月,最后仅冻结被上诉人账户余额5761.37元,如此拖延时间,财产保全已失去了意义。
另外,上诉人在财产保全申请中,明明“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冻结被申请人银行存款人民币400,000.00元整,不足部分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查封被申请人的相当价值的财产”。而原审法院除冻结被上诉人账户余额5761.37元外,对不足部分并未及时查封相当价值的财产,直到2013年10月14日主审法官召集双方到被上诉人厂房所在地现场勘验货物时,上诉人再次向主审法官提出要求继续对不足部分查封相当价值的财产,但原审法院还是拖延了2个月,直到2013年12月16日才查封了被上诉人的房产。相反,被上诉人在反诉中提出财产保全申请,原审法院却毫不迟延地全额冻结了上诉人的资金197,020.00元。
由此,可以看出,在财产保全问题上,原审法院并未客观公证地对待双方当事人,对待上诉人拖延,有违财产保全的即时性。
(4)未收到举证通知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原审法院理应将举证范围、证据要求、举证格式要求、举证责任分配、申请调查证据、举证期限、不举证或逾期举证的法律后果以举证通知书的形式告知原告,然而,原审法院并未通知,从程序上无视原告的诉讼权利。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违反法定程序,应撤销原判,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

二审裁判结果:
1、撤销昆山市人民法院(XXXX)昆X字第XX号民事判决;
2、本案发回昆山市人民法院重审。
 
本律师重审代理意见:
1、被告未按约定履行交货义务,应承担逾期交货违约责任。
根据《委托加工协议》第三章A条、C条及(2012070030、2012070031)号《订购单》约定,被告向原告交付货物的最迟时间为2012年9月10日、2012年9月25日,被告至今未向原告交付货物,已构成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
根据《委托加工协议》第二章A条、第三章A条、《报价单》、《订购单》、《上海紫硕塑料模具制品有限公司订购单总金额计算明细表》等证据,被告应向原告交付货物的总金额为人民币398,997.00元,逾期1天按订单金额5‰扣款,自交货期满的第二日即2012年9月26日起暂计至2013年3月25日,被告应向原告支付逾期交货违约金人民币359,097.30元。同时,被告自2013年3月26日至实际交货之日止逾期交货违约金亦应支付给原告。
2、被告要求原告赔偿税金损失人民币17000元存在错误。
根据被告于2012年8月29日开具给原告的19450754号江苏省增值税专用发票记载,发票金额为人民币96106元,抵扣税金为人民币13964.12元(96106元÷1.17×0.17=13964.12元),加上被告之前多开3894元应抵扣的税金人民币565.79元(3894元÷1.17×0.17=565.79元),针对该张发票,原告实际抵扣了税金人民币14,529.91元,而不是被告所要求的税金损失人民币17,000.00元。
3、原告提供给被告的“模具”不存在任何问题。
(1)加工模具本来就是由被告指定的厂家生产的,假使有问题,被告理应在交接时提出,或者在交接后的合理时间内提出。本案中,并无证据证明被告就加工模具向原告提出过任何异议。
(2)原告向被告移交模具的时间分别是2012年6月13日、6月19日、8月17日,而被告却于2012年8月14日私自委托昆山某某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使用800吨的铝压铸机对模具生产,2012年8月15日至2012年9月18日委托制造大平板模具的上海某某金属模具厂返修,2012年9月19日因模具厂未将油缸固定于良好位置导致油缸松动而发生严重漏油,后又自行委托将该模具加底板与烧焊加固于2012年9月27日运回安排生产。被告的上述行为并未与原告协商征得同意。合同中已明确约定“因模具本身或原告原因需被告对模具修缮,应经双方协商后方可进行修缮;被告如要修改模具也必须提前通知原告,经原告工程确认后才可改模”。被告的做法显然与合同约定不符。同时,被告提供的入库单载明2012年9月27日昆山某某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收到大平板模具1付,入库时间明显与被告的前述2012年8月14日的说法相矛盾。且昆山某某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只是一普通生产企业,并不具备鉴定资质,其提供的的情况说明也没有签字或盖章,被告以此证明大平板模具存在质量问题缺乏法律依据。另外,被告也承认了因上海某某金属模具厂返修时未将油缸固定于良好位置导致油缸松动而发生严重漏油,后又自行委托将该模具加底板与烧焊加固,由此,可以看出被告完全无视原告的存在,为所欲为。因此,不论被告如何狡辩,都难以掩盖事实真相,难以自圆其说,只不过是因为无法向原告按期交货寻找借口,原告提供给被告的模具并不存在任何问题。
4、原告于2012年9月27日将“模具”拉回完全正当合理。
首先,原被告双方约定的最后交货日期为2012年9月25日,原告于2012年9月27日将模具拉回完全正当合理,不存在任何过错。
其次,机械产品的加工要经过压铸→打磨→机加工→抛光→喷漆等几道工序,而原告提供的加工模具只适用于第一道工序压铸,该道工序完成,加工模具就可以由原告拉回,后面的打磨、机加工、抛光、喷漆等均与模具无关。况且,在原审法院组织的现场勘验笔录中,原被告双方均确认完成了订单产品的素材加工,部分产品完成了最后一道喷漆工艺,大部分产品没有进行喷漆。
因此,原告于2012年9月27日将模具拉回与被告没有按期交货没有任何关系,怎么可能影响到被告的交货,只不过是被告为了推卸责任在寻找借口而已。
5、原告在2012年9月14日将样件交付被告,并非就交货时间重新进行了约定。
2012年9月14日,原告向被告移交样件情况如下:
A、【(1)大平板精加工1PCS(出货产品);(2)手柄组合件1套(出货产品)】原始颜色样品。
B、【(1)释放按钮:1PCS;(2)臂盖:1PCS;(3)底座:1PCS;(4)显示器适配器:1PCS】沙纹漆样品。
C、【臂盖:1PCS】原始状态。
首先、要明确被告加工产品是依据产品加工图纸,而不是依据“样件”,“样件”是对被告加工喷漆完成的成品进行检验的,如符合样件,则可以向原告交货。
其次、关于2012070030第一笔订购单约定交货日期为2012年9月10日,只是原告的小批量订货,实际上原告也预先将有关样件交给了被告,出于信任,当时并未要求被告签收,后来发现被告无法在2012年9月10日交付第一笔订单货物,样件也找不到了。原告为了稳妥起见,以确保2012年9月27日交货的2012070031第二笔大批货物订购单不出现第一笔样件丢失的事件,才在2012年9月14日再次向被告移交样件及大平板检具时,由双方签署签收单。
因此,样件只是用来检验成品合格与否的依据,与被告能否按期交货没有任何关系,并非对交货时间进行了重新约定。
6、被告以其提供的会议记录复印件证明 “第一张订单的交货日期变更为2012年9月21日,第二张订单交货日期变更为2012年10月20日”与事实严重不符,根本不具有证据证明效力。
被告只提供了“某某制造(昆山)有限公司大平板系列会议记录”复印件。原告认为作为使用被告自己名头某某五金制造(昆山)有限公司的会议纪要,如果真实存在,理应提供原件进行核对,而被告却拒不提供该证据原件核对,显然该证据复印件是被拼接、篡改或伪造的,根据证据规则的规定,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其根本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又怎么能够证明交货日期进行了变更?
7、被告认为“原告将10万元支票取回的行为,表明其单方解除与被告之间的承揽合同”更是无稽之谈。
原告与被告之间的《委托加工协议》明确约定“B付款条件:供方必须在每月25日之前将本月所发产品的发票送至上海某某塑料模具制品有限公司。财务收到发票60天后付款并到账(现汇、支票或银行承兑汇票等方式支付)。C货款支付:乙方在送货同时开具发票给甲方,甲方应严格按照约定的付款期限支付货款给乙方”。而单号为2012070030的订购单中手写“此订单与2012070031订单一起,紫硕予付10万元货款(支票),2012年10月10日到账”。现将上述两项相对照,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1)原告与被告之间的《委托加工协议》并没有“预付款”的约定;
(2)被告将“紫硕予付10万元货款(支票)”错误地认定为“紫硕预付10万元货款(支票)”,将“予”字等同于“预”是在有意混淆事实真相,“予”就是给予的意思,而“预”是预先支付的意思,如在合同中标注为“预付款”,则具有合同成立的条件之意,一字之差,谬之千里。
(3)双方在订单中补充“此订单与2012070031订单一起,紫硕予付10万元货款(支票)2012年10月10日到账”并未改变合同中的付款约定。况且合同中原约定“供方必须在每月25日之前将本月所发产品的发票送至上海某某塑料模具制品有限公司。财务收到发票60天后付款并到账”,原告应被告要求,提前至2012年10月10日先给付被告部分货款已解决被告资金紧张问题,怎么就变成了“预付款”?当被告拒不按期交货,原告收回10万元的支票,避免进一步扩大损失,怎么就表明原告解除了与被告之间的承揽合同关系?被告不反躬自省违约行为,反而恶人先告状,真是岂有此理!
(4)原本约定被告的最后交货日期为2012年9月25日,直到2012年9月27日被告也未向原告交付任何货物,该行为直接导致了原告对德国客户的违约。为此,原告的法定代表人亲赴德国向客户赔礼道歉,并赔付了巨额的违约金。请问,在此种情况下,原告还不能将支票取回吗?还不允许原告将模具拉回寻找其他企业继续加工,以尽量减少损失吗?
综上所述,原告在合同履行过程中不存在任何不当之处。被告没有按照合同约定时间履行交货义务,已经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本应积极采取弥补措施,以尽量避免原告的损失扩大。然而,被告在诉讼过程成,不断编造各种虚假理由,推脱责任,使本案拖延长达两年之久,进一步增加原告讼累。因此,原告恳请贵院依法查清事实真相,维护原告依法享有的合法权益。
 
重审裁判结果:
1、  判决被告给付原告加工费人民币235600元;
2、  判决原告返还被告发票抵扣税款人民币14347元;
3、  驳回原被告其他诉讼请求。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2015 上海孟令军律师网    沪ICP备18003720号
    联系人:孟令军律师    法律服务热线:13764312779    邮箱:ljy8476@163.com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浦东南路528号上海证券大厦北塔2301室    网址:www.menglingjunlawyer.com   在线QQ:1164588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