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律师法律服务网
网站首页 最新动态 律师介绍 联系我们
   本站公告
代理香港公司胜诉4月8日收到判决书
业主拒交物业费的8中情况!
中欧所钱明先生莅临本所讲授D股及欧元债业务
关于调整工商登记前置审批事项目录的通知
2018年5月1日起限制严重失信人坐火车!
31部门联合惩戒婚姻登记失信当事人!
上海高院:将积极做好金融法院筹建工作!
   文章搜索
   联系方式
上海孟令军律师网
手 机:13764312779
联系人:孟令军律师
网 址:menglingjunlawyer.com
地 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浦东南路528号上海证券大厦北塔2301室
邮箱:ljy8476@163.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您的位置:首页>>鍔冲姩浜夎
3000万元不正当竞争案例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menglingjun 发布时间:2018-03-22 阅读:174
 
孟令军律师代理公司不正当竞争案例
案情简介:上海某快递有限公司(原告)诉广东某快递物流有限公司(被告)不正当竞争案,原告认为被告存在以下不正当竞争行为:
1、  被告利用发红包等不正当的方式,在原告公司内部煽动加盟商、业务员脱离原告,加入被告。
2、  被告业务员谣称原告已倒闭,业务均由被告接手。或者谣称原被告是一家人,造成原告客户流失。
3、  被告的加盟协议书、面单、信封等物料的版式、字体、色彩等均与原告的极其相近,甚至部分内容与原告的加盟协议书完全一致,在字体、结构及艺术创意上非常相近,极易造成混乱。
4、  被告人员穿有原告的工作服,驾驶印有“快捷快递”标识的车辆开展业务,造成客户混淆。
5、  由于被告知名度和客户认知度低,其在开展业务时,往往以原告的名义,向客户提供原告的信封和面单,收件后在私下将面单换成其自有面单,赚取利润。
6、  被告由于运输网络不健全,便私下串通原告的部分内部人员,将其快件混同在原告运送的快件中,利用原告车辆和渠道派送。
被告的上述行为,造成原告快递量急剧下降,经营秩序严重受损,经济损失极其巨大。因此,诉请:1、判令被告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2、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3000万元;3、判令被告赔偿原告调查费用人民币200万元;4、判令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本律师代理被告意见:
   一、被告经营快递业务具有合法的主体资格。
被告是由某某快捷速递有限公司于XXXX年X月XX日独家投资设立,经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依法登记成立的专门从事“普通货运,国内快递(信件除外),仓储、配送及相关业务服务(涉及配额许可证管理、专项规定管理的商品按国家有关规定办理,以上项目具体按本公司有效证书经营)”的有限责任公司(台港澳法人独资),位于广州市某某区某某街某某村某某路28号,经营期限自二00六年八月二十二日至二0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注册资本壹仟万港币,现法定代表人为梁某某。
1某某快捷速递有限公司是被告的唯一股东,黄某杰并非被告的实际控制人。
某某快捷速递有限公司于2002年1月23日在香港依据香港公司条例注册成为有限公司,由黄某义、黄某杰二人共同投资设立,其中黄某义持有80%的股份,是大股东,黄某杰仅持有20%的股份,并非某某快捷速递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根据某某快捷速递有限公司XXXX年X月X日之董事会会议决议“某某快捷速递有限公司决定在中国广东成立从事运输、速递及物流业务外商独资企业,以‘被告’命名,并委任黄某杰为该外资企业法定代表人、董事,代表某某快捷速递有限公司处理成立外资企业的必须安排及其他有关事项,包括但不限于签署文件、根据该公司组织章程细则之规定于有关之文件加盖公司印章、委托代理人及完成以上所有有关程序及安排”。由此,不难看出黄某杰仅是受某某快捷速递有限公司委派,处理被告被告成立及运营相关事宜。原告仅凭某某快捷速递有限公司呈报给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的“申请报告”,就声称黄某杰是被告的实际控制人,毫无道理。实际上,该申请报告仅是对申请预先核准外资企业名称申请人不符合条件的纠正,不能仅凭曾经以黄某杰名义申请过预先核准外资企业名称,就认为黄某杰是被告的实际控制人,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是否曾经以黄某杰的名义申请过企业名称预先核准,而在于企业的真正的投资主体是某某快捷速递有限公司。黄某杰在某某快捷速递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仅20%,属小股东,不可能成为实际控制人,黄某杰在被告成立和运营过程中的行为应视为某某快捷速递有限公司的行为,并非其个人行为,黄某杰无权以个人名义对被告作出任何安排或处置。
2、被告依法取得有关行政许可,并经工商核准登记,有权经营普通货运,国内快递(信件除外),仓储、配送及相关业务
(1)道路普通货物运输。
广州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转发省外经贸厅关于设立外资企业被告的批复的通知》(穗外经贸资函【XXXX】119号);
广东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关于设立外资企业被告的批复》(粤外经贸资字【XXXX】226号);
广东省人民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港澳侨投资企业批准证书》(商外资粤外资证字【XXXX】0088号);
广东省交通厅《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粤交运管许可穗字4401XXXXXXX91号);
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设立登记通知书》(粤核设通外字【XXXX】第0600XXXXX4号)。
(2)普通货运,国内同城快递服务、异地快递服务(不含信件和信件性质物品),仓储、配送及相关业务服务(涉及配额许可证管理、专项规定管理的商品按国家有关规定办理,以上项目具体按本公司有效证书经营)
广州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关于外资企业被告经营范围及法定地址变更的批复》(穗外经贸资批【XXXX】288号);
广东省人民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港澳侨投资企业批准证书》(商外资穗外资证字【XXXX】0177号);
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设立登记通知书》(粤核变通外字【XXXX】第09XXXXXXX6号)。
(3)普通货运,国内快递(信件除外),仓储、配送及相关业务服务(涉及配额许可证管理、专项规定管理的商品按国家有关规定办理,以上项目具体按本公司有效证书经营)
广州某某开发区经济贸易局《关于外资企业被告变更经营范围的批复》(穗南开经贸复【XXXX】103号);
广东省人民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港澳侨投资企业批准证书》(商外资穗外资证字【XXXX】0177号);
国家邮政局《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国邮201XXXXXA);
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设立登记通知书》(粤核变通外字【XXXX】第11000XXXX4号)。
3、被告以自有品牌KJK依法开展国内快递(信件除外)业务,不存在任何侵权行为。
“KJK”是被告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用于“包裹投递;递送(信件和商品);货运;商品包装;运输;货物贮存;邮购货物的递送;货物传送;车辆租赁;汽车运输(截止)”等领域的注册商标,注册商标证号为“592XXXX”,注册有效期限自公元XXXX年4月14日至XXXX年4月13日。而“Fast ”则是黄某杰个人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用于“包裹投递;递送(信件和商品);货运;商品包装;运输;货物贮存;邮购货物的递送;货物传送;车辆租赁(商品截止)”等领域的注册商标,注册商标证号为“325XXXX”,注册有效期限自公元XXXX年2月28日至XXXX年2月27日(现已过期)。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商标,虽然核定服务项目相同,但注册证号、商标标识、注册人、注册地址、注册有效期限完全不同,被告依法使用自有商标“KJK”符合法律规定,并未侵犯原告所谓“快捷”品牌。
根据黄某杰与吴某某于XXXX年1月9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原告有权主张“Fast ”品牌使用权的起始时间应在XXXX年2月1日,而被告自2010年起,一直使用自有品牌“KJK”,原告有何权力对被告说三道四。况且,原告实际使用的品牌是“KJ”,并未真正使用过“Fast ”品牌。本次原告起诉的真正目的并不在于此,而是在于以下三方面:
(1)通过妄称被告不正当竞争达到排挤被告的目的;
(2)因拖欠黄某杰股权转让款,以此种手段达到赖账之目的;
(3)因原告现使用的“KJ”品牌已经侵犯了被告“KJK”品牌专用权,妄想以此手段转移视线。
4、黄某杰无权以个人名义对被告经营快递业务作出任何处置和安排
在黄某杰与吴某某的《股权转让合同》中,“黄某杰保证该合同签订后三年内,不在大陆内自营或与他人合作经营其他快递业务,包括但不限于以被告名义经营快递业务。” 黄某杰与吴某某的约定已严重地侵犯了被告的合法经营权,对被告不具有任何法律约束力。
首先,为黄某杰实际所有的“快捷”大型物流网络品牌并不包含被告的“KJK”品牌,二者之间不存在任何关系,被告的“KJK”品牌是完全独立的。
其次,该“快捷”品牌转让的时间节点是2013年2月1日,在此之前,该“快捷”品牌与吴某某不存在任何关联性。2013年11月22日,黄某杰将自己持有某某快捷速递有限公司的股份全部转让给了梁某文和黄某胜二人,至此,黄某杰本人与被告已不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的关系。而在2013年2月28日至2013年11月21日期间,被告的银行账户完全在原告的控制之下,不可能开展任何业务。由此,可以断定,被告无论是在2013年2月1日之前,还是在2013年11月22日之后开展快递业务,均与原告没有任何关系。
二、被告不存在任何不正当市场竞争行为,反为原告的不正当市场竞争行为所侵害。
1、原告认为被告所使用的加盟协议书、面单、信封、网站、工作服、运输车辆等,侵犯了其“Fast ”快递品牌,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与事实不符。
(1)被告自2010年起,就已经取得了“KJK”快递品牌,一直以该品牌进行运营,所谓版式、字体、色彩、结构及艺术创意等均出自自身设计,而且“KJK”与“Fast ”区别非常明显,根本不可能混淆。
(2)被告自2006年成立以来,有关公司文书一直沿用至今,具有历史沿革性。被告的唯一股东是某某快捷速递有限公司,在加盟协议书印有“编制:快捷速递有限公司”没有任何不妥。黄某杰与吴某某之间转让的是“Fast ”快递品牌,加盟协议书并不是“Fast ”快递品牌,不具有新颖性、独立性和创造性,仅是具体的应用文书,同行业间相互借鉴并无不妥,如果这也算不正当竞争,公司之间将陷于一片混乱,再无秩序可言。
(3)黄某杰与吴某某之间转让“Fast ”快递品牌后,原告并未实际使用该品牌从事快递业务。相反,其在经营业务中的有关快递面单、快递信件信封、快递回单信封、快递运输车辆上却实际使用了“KJ”快递品牌,与被告的“KJK” 快递品牌存在极大的相似度,易造成混淆。原告的快捷快递官网与被告的快捷快物流官网更是极为相似,易使人误认为原告与被告所使用的是同一快递品牌和网址。因此,原告才真正地存在不正当竞争,严重地扰乱了被告的正常经营秩序,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损害了被告的合法权益,破坏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2、真正捏造事实、散布谣言,损害竞争对手的不是被告,而是原告。
被告在经营过程中,始终秉持诚实信用的原则,遵守公认的商业道德,依法开展业务。先后荣获“中国快递服务行业十大影响力品牌、2008年邮政业统计工作先进企业、全国速递服务公众满意最佳典范品牌”等诸多荣誉,在广东、山东、福建、浙江、上海等地开有多家分公司,已在行业内和消费者中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然而,被告却陆续发现原告自XXXX年11月24日至XXXX年11月26日,通过网络以故意捏造、散布虚伪事实等不正当竞争手段,对被告的商业信誉和服务声誉进行了诋毁、贬损。
(1)XXXX年11月24日,原告在其网站发布紧急通告称“近期我公司发现一家自称‘快捷快物流’的企业,以‘被告’的名义对外招揽加盟商,开展快递业务;在部分场合甚至直接使用‘快捷快递’的品牌,并谣传称‘快捷快递’已变更为‘快捷快物流’。对此,我司予以严肃澄清,并已委托律师介入调查,严厉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我司目前经营‘快捷快递’品牌,不存在公司更名或其他变动情况。”
“广东省全体加盟商不得加盟、派送此‘被告’的快件”;
“广东省全体加盟商积极配合总部参与、了解、取证‘被告’一切有利证据,报至我公司广东省区区部:吴某英1348……….;网络管理部:郭某厚186……..  020-………”;
“广东省全体加盟商不得经营‘被告’快件,如经公司查实将被作自动退网处理,并追究其责任”。
原告的本次诋毁行为直接面向广东省全体加盟商,截至XXXX年11月29日,点击率就已经达到了3120人次。
(2)XXXX年11月24日,原告在其网站发布告客户书称“现广东省出现的以‘KJK’为商标,所谓的‘快捷快物流’公司,是一家冒牌的快递公司,对客户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扰乱了快递市场。为了维护客户的利益不受损害,特告知尊敬的客户:业务联系以官网服务点为准,快捷快递官网………
原告的本次诋毁行为直接面向客户,截至XXXX年11月29日,点击率达到了2768人次。
(3)XXXX年11月24日,原告在其网站发布严正声明称“近期我司发现一家自称‘快捷快物流’的企业,以被告的名义对外招揽加盟商,开展快递业务,在部分场合甚至直接使用‘快捷快递’,并谣传称‘快捷快递’已变更为‘快捷快物流’。对此,我司予以严肃澄清,并已经委托律师介入调查,严厉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同时,根据‘快捷快递’新股东与原股东的约定,‘快捷’品牌归属于我司,由新股东和管理层经营,并且黄某杰及被告不能经营快递业务。因此,所谓‘快捷快物流’的行为涉嫌违法违纪……”
原告的本次诋毁行为直接面向快捷快递全网,截至XXXX年11月29日,点击率达到了3110人次。
(4)XXXX年11月25日,原告在其网站发布公告称“快捷快递经营权与品牌拥有权在2013年2月1日归以吴某某为执行董事的股东团队买断。最近,一家以‘KJK’为商标,所谓‘快捷快物流’的新起快递公司在广东省区经营快递业务。该快递公司的网络组织者大多数为快捷员工,并且所持营业执照为被告。按照我国快递行业相关规定,此执照作为外资企业,是不得经营国内快递业务的,且相关经营资质也没有变更。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在我快捷网络内拉网营业……尤其是广东区全体加盟网点对此要高度重视,提高警惕,透过现象看清本质,避免被忽悠!……”
原告的本次诋毁行为直接面向快捷快递全国各网点,截至XXXX年11月29日,点击率达到了2491人次。
(5)XXXX年11月26日,原告在其网站发布“凝心聚力  强我快捷  团结稳定的发展局面绝不容破坏”的文章,继续对被告进行大肆的污蔑、诽谤和诋毁,截至XXXX年11月29日,短短三天,其在线点击率达到了1724人次。
原告的上述不正当竞争行为,已经给被告造成了严重的损失,经营业绩大幅下滑,出现了大量的邮件被丢失或延误等,被告为此支付了大笔的赔付金。
3、原告采用围堵站点不正等竞争手段,破坏被告的正常经营秩序,已达到排挤被告的目的。
XXXX年12月2日,原告组织、煽动其公司大批人员围堵被告的经营站点,冲击被告的经营场所,破坏被告的正常经营秩序,使被告正常的工作无法开展,惊动了公安、武警和地方政府,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后虽在政府有关部门的协调下,在被告顾全大局,先做出让步的情形下,使问题得以暂时解决,但被告的企业声誉,社会形象,经营业绩均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三、原告恶人先告状,天理难容
被告积极响应广东省邮政管理局讲政治、顾大局的号召,以安全生产和行业稳定为重,率先做出让步,从XXXX年12月21日起使用新的快递面单(试运行),从XXXX年1月1日起启用新的网站(试运行),并已切实履行了承诺。然而,原告却拿被告的忍让,当做软弱可欺,悍然违背事实和良知,恶人先告状,反咬一口,颠倒黑白,妄自将广东省邮政管理局的局纪要【XXXX】5号会议纪要定性为被告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并以此为据,向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被告不正当竞争。
是可忍,孰不可忍? 原告的上述种种不正当竞争行为,不仅严重损害到被告的商业信誉,还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被告也因此遭受了重大的经济损失。现为消除不良的社会影响,挽回被告的经济损失和打击不正当竞争行为,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特恳请贵院依法驳回原告全部诉请,追究其不正当竞争法律责任,以维护被告的合法权益。
 
裁判结果: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裁定准许原告撤回起诉。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2015 上海孟令军律师网    沪ICP备18003720号
    联系人:孟令军律师    法律服务热线:13764312779    邮箱:ljy8476@163.com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浦东南路528号上海证券大厦北塔2301室    网址:www.menglingjunlawyer.com   在线QQ:1164588213